南碑神品 空谷天籟
2014-05-27 14:41:06   

——《爨寶子碑》的書法特征
  爨寶子碑,全稱《晉故振威將軍建寧太守爨寶子碑》,東晉義熙元年(405年)立,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出土于云南曲靖市麒麟區越州鎮楊旗田村,今存曲靖市第一中學校園內。碑高183CM,寬68CM,碑額書“晉振威將軍建寧太守爨府君之墓”15字,正文13行,共402字。正文末行“立”字下刻有清咸豐二年(1852年)曲靖知府鄧爾恒隸書跋六行,跋云:“考晉安帝元興元年壬寅改元大亨,次年仍稱元興二年,乙巳改義熙,碑稱‘大亨四年’,殆不知大亨年號未行,故仍遵用之耳。”滇人袁嘉谷曾為碑亭撰書一聯“奉東晉大亨,瑰寶增輝三百字,稱南滇小爨,石碑永壽二千年。”
  康有為稱其書法“樸厚古茂,奇姿百出”、 “端樸若古佛之容”, “上為漢分之別子,下為真書之鼻祖” “吾愛古碑莫如《谷朗》、《郛休》、《爨寶子》……以其由隸變楷足考源流也”;李根源說該碑“下筆鋼健如鐵,姿媚如神女,頗饒篆隸遺韻”; 民國書法家盧蔚乾先生,專程赴曲靖拜揭爨寶子碑,不巧,到曲時碑亭門鎖緊閉,無可奈何只得隔窗窺視,后遺憾地留下了:“尋碑萬里曲州來,惆悵碑亭鎖末開,窗外共君窺寶子,綠蔭檐下幾徘徊”的詩句;原廣東省書法家協會主席秦鄂生先生撰七言絕句贊曰:“大亨玉影吐芳甘,邈邈春風三月三,不守故常非放誕,故將流別振西南”;原上海書畫院副院長韓天衡稱贊:“滇南乏古書,有書即奇出,一通爨寶子,羲之嘆勿如”?上攵,爨寶子碑在中國書法藝術史上有著其獨特的地位和作用。 多年來,筆者一直被其獨特的風姿所感動,情有獨鐘,潛心研習,積累一些體會思考,帶著這種體會和思考,讓我們一起走進奇姿百態的爨寶子碑,共同體驗其神奇醉人的藝術魅力。
  一、點畫偏旁變化無窮、儀態萬千  
  《爨寶子碑》變化無窮的點畫偏旁,形成了此碑與眾不同的獨特魅力,碑中很多相同的點畫、偏旁、部首似乎沒有規矩,無法無天,隨性而為,渾然天成。這些不合情理的用筆,   顛覆了所有的書法規范,而這種隨性而為, 正好在隨性中透出一種無技巧的技巧,恰恰成就了爨寶子碑“大巧若拙”、“大音希聲”的藝術境界。
 。ㄒ唬c—點法紛呈,千古絕唱?v觀全碑,其中的點可以分為行楷點、直豎點、傾斜點、水旁點、變化點等。各種點多寫成三角形狀,大小各異,不拘一格。
  1、行楷點。筆勢與如行楷點法,呈水平狀態的三角形狀,多出現于橫畫的上面,橫畫順勢而出,陰柔優雅,一脈相承。如圖1的“庭”、“放”字的首點。
  2、直豎點。形狀豎直向下,基本上呈倒三角形,楷法切入直下,緩行速收,力透紙背。如圖2的“方”、“官”字的首點。
  3、傾斜點。碑中傾斜點較多,凡顧盼點都是右傾斜,如圖3中“莫”的“艸”頭,“道”的“首”字頭,都寫成顧盼呼應的兩點一橫,靈巧生動。四點底  也多為斜點,狀若磊石,錯落致,靜中有動,如圖4的“爨”“烈”等。
  4、水旁點。直豎點斜點組合使用,順勢呼應,自然成趣,如圖5的“江”、“湖”、“滄”等字。
  5、變化點。碑中許多橫、豎、撇、捺等筆畫,隨興所至,均變為點狀,率性而出,利索可愛,楚楚動人。如圖6的 “甘”、“與”“云”、“朝”、“秀”、“林”等字!
 。ǘM—“雁也雙飛”,酣暢淋漓。
  碑中橫畫和捺畫的收筆同時作波狀,反其道而行之,一反隸書“雁不雙飛”基本原則,偏偏來個“雙雁齊飛”,如圖7的“得”、“所”、“其”、“吐”、“芳”等不勝枚舉,有的則是“三飛”甚至“四飛”,如“海”、“疾”、“庭”、“春”等。撇畫也有同時向左下長長掠出的,有如舞女長袖,飄逸嫵媚,如圖8的“滄”字。有些橫畫,特別是左右結構的字左邊部分的橫畫,按隸書常法是不能作波狀的,但此碑卻寫成波畫,異常法,叛逆不拘,讓人耳目一新,如圖9的“朝”、“野”、“穆”等。波畫中間平兩頭翹,儼如一葉小舟,清波蕩漾。如圖10的“樂”“集”、“簿”等,
 。ㄈ┴Q—因勢而出,收放自如。
  在楷書中,豎畫有“懸針”和“垂露”之別,但在《爨寶子碑》中,多寫成末端有彎鉤的形狀,亦隸亦楷,用筆沉著痛快,收放自如,蒼勁有力。
  1、獨體字的豎,多呈鉤狀,精力內藏,老辣厚重,如圖11“中”、“平”等字。
  2、左右結構字的豎,多寫成末端慢彎或鉤狀,如圖12“恪”“惟”字的“忄”旁,“儀”字的“亻”旁等,動感飄逸。
  3、變點為豎,如圖13 “令”字的最后一筆,寫成一個較夸張的豎彎鉤,放浪形骸。
  4、變撇為豎,如圖14的“淵”“府”字,留有篆隸遺韻,氣宇軒昂,靜穆雍容。
 。ㄋ模┢—率性而生,無拘無束。
  碑中的撇畫,法無定法,或隸或楷,或方或弧,或柔或剛,極盡變化之能,妙不可言。如15的“和”、“不”、“仁”、“賓”、“得”、“德”等字不勝枚舉。
 。ㄎ澹┺—斂縱從容,渾然成趣。
  捺畫或斂或縱,形成了爨寶子碑一道亮麗的風景。如圖16的“庭”、“道”、“遐”等字,其捺畫以行書筆意輕松寫出,灑脫飄逸。圖17的“通”,“邈”“隨”“矦”“命”“之”“俟”等,其捺畫順勢以勾收筆,內斂穩重,不經意處,稚氣天成。
 。┺D折—方圓同施,剛柔相濟。
  1、方折。碑中一反隸書圓轉常規,大量運用方折,狀若焊鑄,方俊硬朗!∪鐖D18的“吐”、“德”、“抽”等字,“口”的四邊相互垂直,密不透風。
  寶蓋頭,折筆呈傾斜之勢,宛若冠冕,風度翩翩。如圖19的“守”、“寧”、“宗”、“宮”“字”“宇”、“震”等字。
連續方折,以拙寓巧,憨態可掬。如圖20的“攜”、“穹”等字。
  2、圓折。全碑整體方正古樸,但不時出現圓折,篆隸筆法,以圓襯方,剛中藏柔,美妙絕倫。如圖21的“呼”的豎鉤,“龍”字、“光”字的豎彎鉤等。
 
  二、結構方正古茂,穩重端莊 
  《爨寶子碑》結字多為方形結構,或正方,或長方,或扁方,用筆內斂,蓄勢待發。
 。ㄒ唬┳笥医Y構。碑中左右結構的字多呈正方形狀,如圖22的“治”、“槍”“何”等字,寫成方正的塊狀,不像楷書中宮緊收四周縱放的結構,顯得憨厚結實,穩重端莊。在隸書中,左右結構的字通常呈扁方形,舒展開放, 而此碑左右結構的字也有取縱勢的,如圖23的“情”、“弱”“偉”等字,反其道而行之,俊朗挺拔。
 。ǘ┳笾杏医Y構。碑中左中右結構的字多為扁方形,如圖24的“漸”、“湖”、“鴻”等字,自然而然,雖筆筆收斂,卻給人寬厚博大的感覺。特別是“湖”字中“古”的寫法,下部“口”寫成豎立的長方形,扁方對比,相互映襯,妙不可言。
 。ㄈ┥舷陆Y構。碑中上下結構的字多為縱勢,如圖25的“素”、“駕”、“紫”“鸞“等字依勢而生,亭亭玉立,婀娜多姿。
 。ㄋ模┌鼑Y構。如圖26的“回”字,密不透風,方正中實。
 。ㄎ澹┌氚鼑Y構。如圖27的“匱”、“鳳”“闥”“遵”等字,欲包不包,呼之欲出。
 。┆汅w字。如圖28的“束”、“與”“中”“也”“人”等字,字字收斂, 小中見大。
  三、憨態可掬,大美不雕
  《爨寶子碑》的結體或大或小,或正或欹,或疏或密,或簡或繁,一切都自然而然,毫無雕琢安排之痕跡,麗質天成! 
 。ㄒ唬┥险峦,上大下小。碑中有些字上部寫得端正秀麗,下部卻寫得傾斜歪倒,給人以險象環生之感,如幼兒學步,稚趣盎然,忍俊不禁。如圖29中的“崩”、“長”二字,可謂“無意于佳乃佳爾”。 “姿”字的結構一反常規,上大下小,搖搖欲墜,令人心跳。
 。ǘ┦杳軐Ρ?瑫碗`書要求字的結體平正、勻稱、疏密相宜,而在《爨寶子碑》中,如圖30的“響”“馨”“樂”字,上部覆蓋著下部,下部留出大量空間,奮力撐起,有疏有密,對比強烈,令人為之動容。
 。ㄈ╅_合有致?瑫Y體一般四平八穩,整齊劃一,而在《爨寶子碑》中,如圖31的“歸”“數”“慟”“發”字,多取隸書大開之勢,曠野豁達,天真爛漫。
  四、章法別致,跌宕昭彰。
 。ㄒ唬┐笮″e落,各盡其態。
  如圖32的“顯”、“遵”二字。“顯”字用筆大膽果斷,左右兩部互不相讓,各取縱勢,氣魄宏大,四周的“于”、“相”、“穆”等字則顯得小巧玲瓏;“遵”字的“尊”寫得開張、高大,“辶”旁盡力舒展,欲包不包,呼之欲出,盡顯雄強之勢,周圍的,“周”、“絆”、“崩”乖巧可愛。以小映大,如落落珠玉,眾星拱月,耀眼奪目。正如古人論書云:“參差若老翁攜幼孫行”,古意盎然,使靜態的書體呈現出節奏的變化。
 。ǘ┙栌檬÷,刪繁就簡。
  東晉時期,書法藝術的發展變化精彩絕倫,綻放了兩支永不凋敗的玫瑰(后人稱之“二王”)。王羲之變古體為今體,出現了風流瀟灑的今草和行書,王獻之大膽創新,其行草書更是灑脫放縱。碑中有些字,明顯具有行草書的痕跡,結體用筆去繁就簡,靈動美觀,如圖33的“無”、“道”等,在“二王”書法中隨處可見。另一種是省略,碑中有些字的結體變繁為簡,省略了字中的某些點畫,如圖34“云”字的 “雨”字頭、“陰”的右部寫法,均省略了不少筆畫,其形體風貌與碑中其他字更加和諧統一。至于有人認為此碑錯別字連篇,乃書寫者識字不多所為,筆者無意致力于此,在我眼里,美才是最重要的。
  古人云:大美無言,書法藝術博大精深的文化內涵,豈能是語言所能窮盡,但我們不得不承認,爨寶子碑“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之美”,足以令人心醉,讓人折服。更重要的是,在中國書法歷史長河中,留下了多少不朽經典之作,大師們無一不在強調“無意”的創作理念。蘇東坡的“無意于佳乃佳爾”,張旭的“醉來得意兩三行,醒后欲書書不得”,懷素的“有人細問此中妙,懷素自言初不知”,王羲之的“自視以為神,深感意外,不勝驚訝”,米芾的“天真出于意外”,清代書法理論家王澍的“古人稿書最佳,以其意不在書,天機自動,往往多入神解“等等。爨寶子碑的書寫者剛好暗合了這種創作理念,并且發揮到了極致,是巧合嗎?還是作者的大徹大悟?我們不得而知,但是爨寶子碑對中國書法藝術的創作理念和審美思想的貢獻是不可忽視的,我們期待著這顆璀璨的明珠光芒四射,薪火相傳。
  啟功先生曾說:“學碑自有觀碑法,透過刀鋒看筆鋒。” 爨寶子碑變化多端,法無定法, 方筆眾多,多是刀刻所致,筆者建議臨習者,切不可以描填之法畫成其方,而應遵循用筆之理,深刻理解和體會書寫者的書寫狀態,透過刀鋒看筆鋒,化刀法為筆法,從大處著手寫其古拙厚重之意,既存原碑凝重的金石味,又注入清雅的書卷氣,只有這樣才能寫活寫雅,形神俱得。
  鄭板橋先生《四十年來畫竹枝》詩云:“四十年來畫竹枝。日間揮寫夜間思,冗繁削盡留清瘦,畫到生時是熟時”。四十余年,日寫夜思,刪繁就簡,生時乃熟,如此過程,其藝術功力的積累和藝術修養的沉淀,豈是一朝一夕,隨意為之?為此,筆者寧愿相信爨寶子碑的書寫者有著高超的藝術修養,爨寶子碑是其“寫到生時是熟時”,熟中生巧、返璞歸真的藝術創造,是一個“由生到熟”又“由熟到生”的精品之作;谶@樣的體會,建議小孩和初學書法者慎從爨寶子碑入手,孩子無知,初學者的審美實踐有限,真不敢想象會寫成什么樣子,一旦被誤,就如“東施效顰”,不倫不類,毫無美感可言了。
  筆者就碑論碑,對其進行一些直觀膚淺的分析,把自己對爨寶子碑的理解和臨習心得整理成冊,和同行們進行交流學習。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個中滋味,各有所悟。因水平有限,懇請各位方家批評指正。
江苏快三号码预测软件 湖南快乐十分破解 澳洲幸运10历史记录 宁夏十一选五助手 娱乐城网址 pk10冠军技巧5码公式 江苏老快3推荐号号码 江苏福彩快3 港股股票查询 陕西十一选五中奖金额 湖北30选5开奖数据